写在云飞机器人实验室改版之际

云飞实验室自2010年成立至今,风风雨雨已十载。 在这十年里,我结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看到很多与我一样的内容创作者,途中因为工作、生活与家庭,最后逐渐减低更新频率,或是不得不彻底放弃。这是我们无论如何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 我们或多或少有着一种理想主义,却在很多时候向现实蛰伏。 我亦是如此。从2015年博士开始后,我便少有时间再更新博客。随着时间的更迭,内容也慢慢变得陈旧,逐渐的开始流失一大部分忠实的读者。然而初心未变,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依然希望可以继续看见优质的机器人技术内容 […]

使用Markdown进行写作及笔记记录

Markdown是一种语法简洁的标记语言 (Markup Language)。Markdown可以使用任何一种纯文本编辑器进行编辑,同时可以渲染、生成HTML。Markdown虽然是标记语言,但是和HTML比起来具有更好的可读性。与富文本 (Rich Format Text, RTF) 格式相比,Markdown的纯文本特性让使用者可以更加关注内容,专注于文字的表达。我多年前在友人的推荐下开始尝试用Markdown写作。我一开始并不习惯这种所写和所得分离的方式,但是之后也慢慢习惯、喜欢上了这种内容与格式分离的文字编辑方式。此文我整理了我关于Markdown的认识(本文也是通过Makrdown书写的),同时我推荐大家开始尝试用Markdown生产笔记、日记、文档、博客等文字信息。

如何构建和管理自己的知识系统

1. 背景 三年前,我在做硕士毕业设计的时候第一次使用Evernote(印象笔记)收集资料,之后就一直使用Evernote记录一些备忘和生活琐事,但也没有形成相对完整的系统。开始读博士之后,我习惯随手在论文上记批注和笔记,觉得这样个人观点和原文的耦合度会比较高。但是等到要检索和引用资料时,脑中对这些知识点有些印象,可很多资料就是找不到出处,这时又要重新谷歌或者去翻文件夹。这让我思考是否需要将笔记做成电子形式,这样检索和使用的时候会比较方便,知识也能线性积累。去纸化的过程是比较痛苦的,因为我们从小 […]

你好,2017!

又是新的一年。岁月匆匆,不给人时间回头看看,就又让人上路了。 今年更新了10篇左右的博文: 新增的”C语言深度”专题来源于我在嵌入式课程助教过程中发现的C语言的错误使用。我觉得C和C++是机器人领域最重要的两个语言,所以希望在这方面增加一些内容。 另几篇博文是介绍新发布的树莓派3代的。今年除了树莓派3,还入手了若干树莓派Zero。因为Zero很难买到,所以一下屯了5、6个。这批Zero准备用在智能家庭的节点中,但是应用场景目前还不明确,所以没有给大家做专题介绍。 明年的工 […]

近日关注的几个KickStarter项目

KickStarter是国外最著名的众筹网站。项目发起者可以在只有基本idea的情况下提前发布产品信息,以获得来自个人的资金支持,达到满意的标准后再进行产品的实际生产,从而减少了产品发售的风险。 这几天在KS上比较热门的科技项目都是智能设备/可穿戴设备,这里我聊一聊几个我最近关注的项目。 1. Sweep激光雷达 项目主页:https://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scanse/sweep-scanning-lidar/description ▲ 图1. Swee […]

如何做一个好的博客

我从2010年开始写博客。在过去的五年多时间里,除了自然而然增长的博文数量外,我的博文质量也在潜移默化的提高。然而这种质量的提高并不完全是自然形成的,这是需要不断思考博客的核心价值,同时在不断迭代的设计中艰难地产生的。每个人对自己的博客有一个定位,也有自己对于好博客的一套衡量标准。我从我自己以往产生的经验,来谈谈我眼中的好博客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首先,一个好的博客需要是原创的,至少是半原创的。没有人喜欢整个网站全是复制-粘贴来的博文,这不光来自复制过程中产生的版式错误,而是这种复制的方式的本质是 […]

活动 | 参加南京创客空间创客联盟沙龙活动

12月23日,我受邀参加了南京创客联盟的沙龙分享活动。本次分享活动自定主题,我就想到了之前一直很想讲但是没有机会讲的话题:创客对于大公司的影响与颠覆。一直以来,新科技与新产品都是由大公司主导的:大公司设计、生产、宣传、销售;只有在大公司成功进入市场后,小公司才会考虑复制其产品,分一杯羹。 然而在现在,创客及初创公司(start-ups)借助着新的工具:快速制造、众筹、开源硬件、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等,他们的能力实际上是被放大了。于是,现在才会出现Arduino、Pebble智能手表、Oculus […]

第三届谢菲尔德大学搜救机器人比赛

这个月月初参加了我们学校的搜救机器人大赛:谢菲尔德自动工程系搜救机器人比赛 (ACSE Robotic Search and Rescue Competition) 。该比赛的目标是设计一个移动机器人,通过远程视频控制的方法让其通过一个模拟的搜救环境,并在最短时间内到达终点。该场地模拟了很多搜救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障碍:重型物体、斜坡、坑洼路面、吊桥、狭窄的通道等。图为当天的比赛场地: Figure 1.  比赛当天场地实景 这个比赛的难点在于机器人的结构必须能应对复杂的场地,并且参赛队伍 […]

从浙大造假事件谈中国的科研现状

今天晚上看到了柴静对08年浙大论文造假事件的报道(《新闻调查》栏目-《以求是之名》)。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不算是新闻,但我确是第一次关注到此事。作为一名学术研究人员,这条四年前的新闻今天看来还是感触颇深,特撰此文,以求警示与共勉。 整个事情的背景大约这样的:2008年10月,贺海波的博士生导师中国药科大学教授戴德哉指控现浙大博士后贺海波在多篇论文中剽窃了自己的论文与实验室数据,张冠李戴,并多次重复发表。贺海波在浙大药学院参与李连达院士的国家课题“冠心2号”的研究,其发表的多篇关于丹酚酸B的科研论文皆 […]

柴静的《看见》与新闻工作者的良知

大约半年前读完了柴静的《看见》,柴静是颇具争议的记者,她报道的话题很尖锐很边缘,但又是真实社会的写照。正是这本书,让我看见了一个新闻工作者的基本态度:对真实的挖掘,对真相的认知,对待事实如同对待生命一般的热忱。现在身在国外,有机会读到很多以前在国内读不到的东西,也更多的开始从外媒的渠道重新了解中国。我看了很多BBC关于中国的纪录片;解读一个新闻时,也会看一下港媒和台媒的报道。这些都让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新闻业是不是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现在的新闻产业正值一个从旧媒体向新媒体时代过渡的阶段 […]